返回
戏剧
分类

《青蛇》影评

日期: 2019-12-20 16:26 浏览次数 : 198

最近对香港武侠中毒颇深,于是把很多陈年老片翻出来,准备一部部地撸完。几部片子刷下来,不得不深深感叹那个“东方好莱坞”的时代真的已经过去了。现在香港导演纷纷北上,一些幕后制作班底也去了好莱坞,更为叹息的是一代知名影人纷纷老去,我们只能在荧幕上欣赏她们曾经的绝代风华。

01 /

今天要说的这部《青蛇》,我觉得大部分人应该都看过,没看过也肯定听过。《青蛇》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由徐克执导,程小东监制,鬼才黄霑加上新秀雷颂德操刀音乐,王祖贤、张曼玉、赵文卓、吴兴国主演,阵容相当强大。

年少时,初看《青蛇》,与伙伴愤愤然,那导演莫不是昏了头花了眼,居然将白娘子置之一边转而青睐一条小青蛇,该是《白蛇》《白娘子》才对呀!

相信大家对中国民间传说故事中的《白蛇传》已经烂熟于心了,早年的戏剧、电视和电影已经拍了无数。而李碧华和徐克则在遵循原有故事框架的基础之上进行了全新的改动和阐释,主角不再是报恩的白蛇,而是跟在白蛇旁边的小青蛇,她们并非为了报恩来到人间,而是为了一个“情”字。

许是年少,并不懂那导演——徐克,编剧——李碧华(小说《青蛇》作者),这样的创作阵容,意味着什么。

观其名,《青蛇》主角定然是青蛇,但我觉得剧中的四个人,或者说是二人二妖,都是主角。人,妖,情,欲,这大概是导演想要在剧中探讨和表达的问题。

电影一开始,就是今天的配乐,女声用粤语痴痴吟唱“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缘生缘死,谁知谁知”,有种聂小倩的错觉。

1、法海

“妖就是妖。”

一提起法海,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迂腐顽固、不近人情的老和尚。但是在这部电影中,导演一反常态,选了赵文卓来饰演法海,一袭白衣,扮相年轻,说是史上最帅法海应该不过分。

法海年轻英俊,修为极高,一生恪守佛道,以降魔除妖为己任。网上有一些分析贴说法海其实是莫呼洛迦神的转世,莫呼洛迦是是天龙八部众之一,为大蛇神。从剧中给出的一些线索和暗示来看,我挺赞同这个说法。照此分析,说法海是神其实并不过分。

99贵宾会 1

道家有句话叫“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知道是不是受此影响,历来神话中代表正义一方的神仙们个个冷酷无情,面对情爱一概斥为洪水猛兽,实在是大错特错。天地并非没有爱,只是这种爱不是囿于个人之间的情爱,而是众生平等的博爱和大爱。作为一个神仙应该博爱仁慈而不是冷酷无情。

法海无疑是冷酷无情的那种人。蜘蛛精品行纯良,一心向善,就因为一个“妖”字,他就将其收入钵盂压在山下,直至见到妖精遗留下来的佛珠才开始悔悟,他喃喃道:“难道我收妖真的错了么?”这里可以说是法海的第一重心魔。他在紫竹林巧遇青白二蛇,本欲除之,却意外发现二妖在为一名待产孕妇遮风挡雨,或许是有了前车之鉴,他开始意识到妖也分善恶,既然人家行善,何不放对方一条生路呢?他正欲离开,不想产妇却勾动了他的情欲。他一闭眼,脑子里都是胡乱冲撞的欲望,欲望化成心魔,缠得他动弹不得。

他回到佛堂打坐,意识和欲望在头脑中轮番激战。他用强力压下了可怕的欲望,及至清醒,身上已是大汗淋漓。抬眼看向佛祖,却发现佛祖脸颊上的一小块镀金正在脱落,看起来像是在流泪。这个细节很有意思,法海不再是从前那样的无情寡欲,他已经有了心魔,就像金像上的那一小块瑕疵。只有先渡己,方可渡人。

他做出种种努力想要克服心魔,与青蛇赌定力,想要借助小青来消除自己的情欲魔障,可惜失败了。他坚信妖是没有感情的,白蛇只是在迷惑许仙,他硬生生要拆散他们。白蛇施法水漫金山,动了胎气,产下一子。要知道妖是不会生孩子的,白蛇产子说明她是人,她有人的感情。这于法海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一直以来与他斗法的都是个人,那什么是人?什么又是妖?他从前所做的一切全的错了么?

到底什么是人?什么是妖?什么是情?大概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徐克镜头下的人间,底色好似一团散不尽的血气,长着牛鼻兽角的凡人,面目狰狞,戾气冲天,而以善恶仲裁者身份出现的法海,站在高台上下了判断“人”。

2、白蛇

99贵宾会,“我就住在箭桥双花坊街口,姓白的那户人家就是了。”

99贵宾会 2

在这部剧里,最懂情、最深情的无疑是白蛇。不同于以往的报恩,白蛇来到人间纯粹是为了体验人类的感情。人是万物之灵长,自然是最最多情的,她想体验一下这份人所独有的感情,于是挑来挑去,挑中了老实人许仙。

那是她们姐妹初来人间的第一个夜晚。她半身潜在水里,眯起眼睛看着书斋里那个年轻俊朗的教书先生,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就决定是他了。

“春城无处不飞花。”她微施法力,变化出一片落英飞花,一时迷了所有人的眼。

随即就是那段经典的情节。白蛇施法降下漫天大雨,下雨天留客。许仙避雨,借伞,还伞,两人就这样在一起了。白蛇对许仙动了真情。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外表看起来斯文俊朗的男人却胆小懦弱,花心不已。小青一个简单地试探就让这个“老实人”魂不守舍。白蛇通透,又何尝不知,只是感情如水,付出就难收回。

小青于她而言,是最亲最近、可以托付一切的存在,但唯独不是她爱的那个,她爱的只有许仙。青白斗法的一段我反复看了好几遍。

白蛇:“你算本事,弄得我那么生气。我知道你故意气我,看我是否紧张你嘛。”

青蛇:“姐姐,我一举一动都让你猜中,我知道我有好多东西都未学会,叫得你姐姐,你一定会教我的。”

白蛇:“学会甜言蜜语了。不过我同你的缘分已尽。我身上已经有了许仙的骨肉。小青,我不可以再跟你在一起。你可以飞出我手掌心了。”

白蛇说这段话的时候,笑中带悲。大概是为自己一腔深情错付他人而流泪,她曾说过情就是要从一而终。蛇本无泪,她为许仙而流泪,说明她已经有了人的情感。为了许仙,她不顾安危,冒险上金山寺,与法海斗法,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嘱托小青一定要救出许仙。

小青曾经问她,为了许仙赔上千年道行到底值不值得?

“值不值得由不得我去想。”也许,也许她并不是那么爱许仙,她只是在遵循内心,也是人世间的那个法则:从一而终。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可惜白蛇的生死相许换不来任何回报。

另一边,山清水秀之处,风姿绰约、道骨仙风的老者,比“人”还像“人”的仙翁,却被法海判为妖,收服。服毕,法海惊觉老翁手中佛珠仙气久久不散,崩溃质疑自己错杀贤良。

3、青蛇

“你一千年,我五百年,我们俩加起来一千五百年,就陪他一个人玩儿啊?”

蛇妖都是既妖又媚的,白蛇的媚中带着一股端庄大气,青蛇的媚中则透露着天真可爱。

99贵宾会 3

青白二妖一起来到人间,白蛇是为了情,而青蛇则是为了白蛇。这里当然不是爱,只是五百年两人形影不离的惯性而已。白蛇去找许仙,青蛇则溜进酒楼,混迹在舞姬中间扭动腰肢,纯粹是为了玩乐。

她初来人间,对人的一切都感到不解。白蛇走路像模像样,而她还是歪歪扭扭,活脱脱一条蛇的样子。她不明白,做蛇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来做人呢?明明是一条尾巴非要分成两条腿,真是简单问题复杂化。

小青对“情”的理解要分阶段来看。最初她来到人间,不识情爱,只是从姐姐嘴里听到这个词罢了。她对情也不感兴趣,只是姐姐想要尝试,那她就陪着姐姐吧。

初识情爱,是许仙来白府的时候,她看到白蛇引诱许仙,她一边好奇一边困惑:原来这就是情么?表面是欲,内里才是情,但是很明显她只看到了情。为了试验她所理解的“情”,她决定去引诱许仙。“你这个人蛮好玩的,难怪姐姐要做你们。”“你来给我示范一下,什么是情?”“趁姐姐不在,教我什么是七情六欲。”逼得老实人一顿困窘,不知道怎么接话。她开心之余又觉得困惑,如果说这就是情,为什么她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

端午节是一个转折点。小青因误饮雄黄酒吓死了许仙,白蛇大恸,决定去昆仑山采集灵芝仙草救活他。此去困难重重,小青义无反顾地跟了上去,当然不是为了许仙,而是为了白蛇。她说

姐姐,我们俩是一起来的。我不要一个人回紫竹林。

在昆仑山小青被法海截下。法海跟她打赌:“只要你能乱我定力,我就放你走。”她满口答应,把从姐姐那里学来的一套又用上了,两个人僵持了一个晚上,小青终于赢了。

这一次,她已经明白了什么是情。从姐姐对许仙的拼死相救,不离不弃,她彻底清楚了。也清楚了自己对许仙和法海都是挑逗和引诱,对姐姐才是情。她彻底看清了许仙,想让姐姐离开许仙。

她再次引诱许仙,老实人果然上钩,两人纠缠之际白蛇怒气冲冲的出现了。许仙忙不迭地往外跑,小青却是一脸地不在乎,你看,连你的老实人也不过如此,说什么人有情,这就是所谓的情,你努力了那么久,我却轻轻松松就做到了。她只是想告诉白蛇:许仙没有你想得那么好,他也不过是红尘俗世中的普通人,不值得你为他如此。

白蛇何尝不知,但她对待情的态度是从一而终,她流着泪劝小青离开。

“姐姐,这是什么?”
“还好,你还不懂眼泪。当你懂了,你会很难过很难过。”
“不会的,你有的我都有。”

青蛇拼命挤眼泪,但都是徒劳。并非无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水漫金山之际,姐妹二人再次并肩作战,一如往昔。白蛇临危之际,她攥住小青的衣襟,颤声问道:“小青,你还在我身边么?帮我…帮我救出许仙。”青蛇紧紧地抱住她,大哭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谁说妖是没有感情的,我跟你一起相依五百年难道不是感情么?

青蛇怒闯金山寺,救出许仙,可惜茫茫水波之中,已经没有了白蛇的身影。任她如何撕心裂肺地喊叫,她终究是回不来了。

我来到世间,为世人所误,你们说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可笑,连你们人都不知道。等你们弄明白了,也许我会再来

4、许仙

“我迷恋红尘,愿意沉沦世俗世界!”

许仙应当是主角中最普通也是最现实的一个角色。他沉沦世俗,胆小懦弱,但又心存善念,是个的的确确的“老实人”。

在遇见白蛇之前,他对情爱之事鄙薄不已,遇到白蛇以后,他也沉醉在温柔乡里不得脱了。白蛇美貌妖娆,且家私颇丰,天上这么大一块馅饼砸中许仙,估计高兴得发疯了。他整天待在高墙大院里足不出户,偶尔读读书,调调情,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但他的最大毛病就是用情不坚。否则,青蛇随随便便的勾引怎会引得他大乱?第一次或许还心有所愧,推开了,第二次则坦然接受了。真是枉费白蛇对他一番情意!他被小青的真身吓到过两次,第二次直接丧命。尽管白蛇救活了他,但那段骇人的记忆并未抹去。许仙不是傻子,他当然能猜到青白二人是蛇妖。但他之所以还沉浸其中,不是因为他爱白蛇,而是因为他胆小懦弱,他舍不得捅开这层纸,舍不得眼前的娇妻和富贵生活。当法海在他面前将眼前的亭台楼阁回归为原本的荒野时,不啻是直接撕碎他自欺欺人的美梦和幻想,他跪倒在地痛哭流涕:“我求你不要再变下去了。”

他被掳至金山寺,被迫剃度。他跪下哭道:“只要你能放过她们,我情愿跟你们出家为僧。”这样的请求和保护虽然无济于事,但也算是心地善良。但白蛇要的是他的情,而不是他遁入空门,小青救出他,冷冷道:“你出卖了我们。”应该就是指许仙背叛了感情。

他们找了许久不见白蛇,青蛇一怒之下双剑刺向许仙:“你应该跟姐姐在一起。”随即将他抛入水中。这于他而言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讽刺的是,自诩多情的人反而无情,有情的反而是妖。

情爱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就像主题曲《人生如此》里唱的那样:

人生如此 浮生如斯
缘生缘死 谁知 谁知
情终情始 情真情痴
何许 何处 情之至


最近又回顾了一遍《青蛇》,说真的第一次没太看懂,这次看完觉得有很多地方可以深入来写的。竭尽所能想把想法表达完整,好像还是不太好。希望大家可以多提提意见啊~~

99贵宾会 4

法海一心修炼,执着信念,人是人,妖是妖,人终是比妖善良,比妖高级。可是这世间果真如此简单吗?一是一,二是二?

青白蛇登场。

02 /

白蛇修炼千年,一心惦念着情爱,想要寻得一个爱她的老实人。因为“做女人”呀,最重要是寻得一个真心待她的如意郎君,这是她活至千年学得的人间至理。而青蛇无欲无求。

99贵宾会 5

聪明如白蛇,知男子易变心负情,她不要对方有多才干,“任何男人跟我斗智,末了一定输,因为我比他们老一千岁,根本不是对手”。自以为已十分懂人类,是以才说“他这种人才是首选,老老实实”。老实人许仙便出现了。将许仙抓到手,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妩媚如白蛇,把想要说的话都刻在眼睛里了,睥睨瞟觑,回眸顾盼,眼波流转,每一次魅惑的笑容,每一次拨动发丝的瞬间,也拨动了许仙的心弦。